北上寒秋

有病的二逼青年+各种深井冰脑洞
火种里放着的是买总和小红
同时深爱着三国和曹老板
是个精神极度崩溃者
萧寒更名舟翁寒
为了放下过去
自残成瘾
有精分
企鹅2239275678
你们看不到这个QQ号xxx

我喜欢夏天
喜欢清晨
喜欢夏天清晨刚刚睡醒的你
@_御殇魂

人总会失去点什么,失去的多了就适应了,不是因为习惯,是因为心已经死了。

Take it easy亲爱的,没什么事,不受欢迎不是一直以来都有的事吗?
安静点,没人会注意你的,挣扎也没有用。
现在你只需要保持安静,等待死亡。

一个文手的不务正业xxxxx

我就画着玩玩拒绝谈人生/

吃了点药终于没那么疼了,睡了一会儿,被电话吵醒,老妈打来说没骑电动车东西太多拿不回来了,叫我去接她。
刚哭完的眼睛看到太阳有点疼,肚子还是疼,但是能骑着电动车去路上了,老远看见穿着红衣服的老妈,我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我像是孙悟空,只不过我没有七彩祥云,我骑的是电动车,我妈也不是紫霞仙子,就算是我也不敢和我爹抢。
其实她要是不发脾气这样挺好的。
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本子到啦!
非常感谢大家啊都辛苦啦!港真我最开始写的时候我以为我是最后一个毕竟我拖延症晚期orzzzzz结婚并不是啊
质量都超级好的!最重要的是,竟然有糖!糖啊!!!/bushi
就是打电话问母上的时候母上说字太小了,回来一看确实,下次特典送放大镜吧/bizui
总之大家都辛苦了!希望本子能让各位满意!

今天和姥姥去剪菜园子里面的树枝,两指粗的枝干和细小的枝丫都被剪掉,树叶落了一地。
换做是小时候我可能会觉得树大概也很疼,今天接过剪子的时候二话没说就把多余的东西扯过来剪下来,甩在地上。这就是家长老师们经常挂在嘴边的,他们是园丁,修剪我们不对的地方,让我们成材。
这话没有任何问题,非常有道理,有些东西是不需要的,是要丢弃的。
但是我就是不想听。
对,道理我都懂,但我一心想成为旷野上的一株不受约束的树,肆意生长,让枝丫刺穿天空,让枯叶飞向四方,让树冠承受雷击,全凭我自己生长,自生自灭,不受任何人约束。
可能我会承受巨大的打击,遭受灭顶的灾难,可是我绝不会回头,绝不会成为什么院子里的装饰品。
即使最后死于野火尸首不留我也愿意这样做。

[开宝 断凯]Find and lost/微阿德里三人组/BE/平行线设定/文:舟翁寒

说明:
群里小天使 @日尧人尹 提供的平行线的设定,大概就是军长和上将要同归于尽的时候断刀流代替了军长去死。
本来有截屏来着后来找不到了……
总之阅读愉快啦

Find and lost

凯撒隐约还能记得自己第一次上战场时的情形,虽然是个新兵,但丝毫没有恐惧,心里只有复仇和向前。伽罗说过,凯撒是天生的王者,有睥睨一切的资本和能力。这些片段和话语零零散散地出现在脑海里,像是不受控制地电流,忽明忽暗又带有疼痛。除了这些还有别的东西,翻来覆去只有三个人,两个星球:伽罗,阿卡斯和断刀流,阿德里和刀疤星。
这种时候显然不适合想这些,战场上稍不留神就会被不知道从哪来的子弹打得血肉模糊,可思想就像是再也不受控制,不断地在脑内将往事重播。
凯撒强迫自己清醒过来,把刚刚的思绪压制住,抬眼去看前面。
但眼前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
刚刚打斗的痕迹还在,断裂的建筑还在,空气中四处飞扬的灰尘还未散去,甚至断刀流打在脸上的呼吸的余温都还在。但事实是,谁都不在了。天空中向下散落蓝色荧光的粒子,飘飘扬扬的像雪花,落在地上就没了踪影。所有现存的东西都在提醒凯撒,一切都结束了,这场战争,他拿了人生中第一个败仗。
这个败仗不仅是第一个,而且是损失最大的一个。他输掉了对星星球侵略的机会,输了自己回到阿德里的机会①,还输掉了断刀流和伽罗的命。
没有任何人跟来,大家都忙于应付外面的战斗,没人见到凯撒的失态,也没人知道他们的将军已经灰飞烟灭。阿德里人作为能量存在,燃烧殆尽后没有尸体,刀疤星人虽然不是能量组成,但死后同样留不下任何东西。伽罗算是个圣人,留了遗物,还留下了残余的能量让世人有他在周围守护这里的错觉二抱有感激之情。可断刀流走的很痛快,在凯撒衣服上留了一个血手印,在他耳边留下了一句话,然后消失得干干净净。
——真不愧是,阿德里的上将和刀疤星的将军。
凯撒往地上啐了一口,低头看向自己胳膊上那个手印,脸上的表情平淡,没有任何的变动,无论是希望还是悲戚,都没有。
思绪又不受控制地向外冒出来,断断续续地勉强能连成章。从他和伽罗阿卡斯第一次端起枪,到最后毫无留恋地投奔刀疤星,再到现在,在堆满碎石的废墟里独自对着太阳出神,兜兜转转的一个圈,绕来绕去把自己绕了进去。脑子里伽罗的话又冒了出来:“阿凯你知道吗,你和我们不一样。”
“你天生就是要驰骋一方的,你会为你的星球带来辉煌,我和卡子总会有那么一天沾上你的光被载入阿德里史册的。”说完是一个笑脸,是伽罗温和的笑容,只不过后来随着世事变迁那个笑附上了面具。
除了伽罗还有阿卡斯。那个不安分的家伙推翻了一桌酒菜,穿着囚服依然戾气不减,遭受背叛后情绪失控地嘶吼泄愤,削瘦的肩膀却一直在颤抖。
“凯撒你个叛徒!别他妈的在这儿假惺惺地装好人!老子瞎了眼了会把你们两个当成兄弟!滚!”
这之后还有什么,但凯撒已经记不清了,那是他见阿卡斯的最后一面,也是以阿德里军长身份回到阿德里的最后一次。这些有关阿德里的回忆被他自己通通丢弃,连带着曾经对阿德里辉煌的憧憬一起葬身宇宙,一丝一毫都不敢再想起。
阿德里毁灭后凯撒身边比肩的人就换成了断刀流,理所应当得不像话。
刀疤星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在那里的每一步都要万分小心。凯撒觉得这大概是自己作恶的报应,活该提心吊胆地过半辈子,即使这样他依然吧这段日子过得淡然自若,让外人觉得他也不过是个庸人。可就是这个庸人独自走到了刀疤星政权的最高层,拥有无数人望而不及的权力。
负罪感却依旧在,一丝一毫都没有消减。
凯撒以为这样就能把后半生糊弄过去了,糊弄之中多了个断刀流,代表着他残存的希望。
神将希望洒满人间,让人们富足而安乐,最后又将他们所拥有的一切毁灭得干干净净。
就像现在,飞扬的灰尘里,凯撒一个人,失去了他找回来的,保存的希望。
到此为止了。
凯撒瞌上眼睛,手抚上还有残余温度的血手印,想起阿德里湮灭于自己亲手燃起的大火里的那天,断刀流看着被映红的半边天,颇有感触地说今晚月色真美。
那晚没有月亮。
一个圈转回来,说这句话的人已经灰飞烟灭。凯撒亲眼看着他走向自己,擦肩而过,抓住自己留下一句话,最后化为乌有。
他说。
“——我死而无憾。”
被风吹得干涩的眼睛睁开,眼底曾经有过的一丁点悲戚跟着风消失得无影无踪。赶来支援的士兵已经到了建筑的断墙边上,凯撒抬手示意他们听下。
“我们的断刀流将军已经确认殉国。”
底下响起质问和哀叹,同时还有泛起的敌意。一场没人见证的战斗,断刀流的死就归咎到了阿德里的背叛者的身上。
凯撒没有管他们,继续说下去,声音毫无起伏。
“我代替他发布命令,命你们撤退,结束对星星球的侵略。”
“我们凭什——”
“不想全军覆没的话就回去,想死的就留下来。”
凯撒穿过人群走过去,后面跟着溃散的失去士气的军队。
回去之后将要受到的制裁和罪名清晰地出现在脑海里,回去可能只有死路一条。
都是都无所谓了。凯撒想,什么都不重要了。
—End—
2017.5.27

①:私心认为凯撒发动对星星球的战争是为了将自己葬送,以死回归已经覆灭的阿德里。

想说的话等深夜吧xxx

想给你说情话,删删减减最后什么都发不出去,最后一股脑都放在这儿了嘿嘿嘿
和我这种老年人谈对象我觉得蛮辛苦的吧……我不会搞浪漫不会太活跃不会唱情歌,想说点什么又唧唧歪歪半天,但是有你我就很开心啊,那种我在围着我全世界绕的感觉.
真的,我的整个列表里只有你和我共黑是我经常聊天的,除此之外几乎没人理我,群里什么的也都因为社交欠缺说不出口,但是看着你在群里活跃也挺开心的
这算哪门子情话啊卧槽……
总之就是那种很喜欢很喜欢你的感情,可能到我这里就传达得比较困难了吧……唔
反正就是喜欢你! @如履薄冰_

一只阿德里的副将u
今天的更新码了一半就消失了被气死(呼呼呼)
画的炸像素烂请见谅——

Q:阿卡斯先生请问您有什么想要得到的东西吗?
A:月光宝盒吧——这样说不定我就能阻止一切了。